刷屏的“洛神”原来是在上海拍的!更多幕后细节披露……
发布时间:2021-07-15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《祈》是整个《端午奇妙游》节目的序。《端午奇妙游》的导演陈佳透露,这个创意最初源自黄河文化与《洛神赋》,www.58966.com,“水下表演在其他演出里也有,但我们的想法是,

  编导郭吉勇之前就拍过一部水下舞蹈作品《卷珠帘》。这次拍摄是从上个月开始筹备,拍摄地点选在上海水下拍摄基地“图工摄影”。这段舞蹈的表演者何灏浩介绍说,“那个水池深度是4.5米,长宽在5米左右。从6月3日起连拍了三天,我合计在水下呆了26小时。每次下水大概有50秒的时间,完成一个舞蹈段落,这些动作都是大家根据《洛神赋》等文献一起商量出来的。”

  为了呈现最好的效果,导演、摄影、灯光和舞者等团队反复推倒重来,整体水下拍摄时长达到了26个小时。何灏浩说,在水下跳舞不仅要克服阻力,还要控制好面部表情,呈现出流畅的动作,“观众看到的画面很好看,但实际上人一到水里,衣服飘带就会像裹粽子一样把我包起来,很难控制。”

  为此,创作团队特地在何灏浩腰上绑上鱼线辅助动作,连绸带、薄纱、裙摆飘动的方向都要反复调整,“你看到纱在水中飘起来很美,但可能要下水五六次才能拍到一次那样的镜头。”

  何灏浩同时强调,不建议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网友随便模仿,“我是学花样游泳出身的,一般憋气50秒到1分钟完成动作,然后换一次气,但这些动作一定要在专业训练的基础上,由专人协助下才能完成。”

  导演陈佳则透露,团队还经历了两次成片后推倒重来,“整个《端午奇妙游》的拍摄量很大,当时我们一部分团队在象山拍另外的剧情,上海这边已经开始拍水下了。看了下水两天后的片子,我们觉得还有提升空间,马上商量做第三次拍摄。”

  陈佳回忆说,这个节目的拍摄只能用一个“拼”字形容:何灏浩从早上10点化好妆下水,一直拍到第二天凌晨才结束工作,而事实上在水里泡四个小时,就可能出现失温的情况了;由于长时间正在水下拍摄,一位摄影助理耳压出问题,毛细血管破裂流血;在焦作、上海两地跑的灯光师,反复调试光源,还探索用黑布把水池严严实实地包起来,“时间特别紧,灯光老师一布光就要跑机场赶飞机。没想到也是最后的这个光,让所有的导演和摄影都拍嗨了,有一种时光隧道的效果,我们反反复复又拍了五六遍才收工。”

  《祈》的女主角何灏浩,曾经是一名花样游泳运动员,代表广州队屡获全国青少年花样游泳锦标赛团体冠军。她在业余体校呆了十年,又在五年前学习了潜水,所以突发奇想:在水下跳舞应该是件很特别、很酷的事情。

  真正有了这个想法后, 她 才发现西方人在水中自如状态下舞蹈早就有了。 2018年,法国潜水员、舞蹈家Julie Gautie在全球最深的游泳池Y-40 The Deep Joy中、约12层楼深的水下,自导自演了一部难度极高的艺术短片《AMA》,当时就炸遍全网。

  何灏浩说,“那一年,我和几个玩伴也在印度尼西亚的达拉湾海底拍了一组舞蹈+武术中国风的视频,在国内潜水圈也火了一把,但没有出圈。说实话潜水运动在国内都谈不到普及,水下舞蹈就更小众了,可能也就几个人在玩,香港六和合宝典!真的屈指可数。 ”

  由于技能稀缺,何灏浩曾经在周星驰的电影《美人鱼》中为林允担任水下特技替身。

  如今,何灏浩已经拍过上百条水下舞蹈的视频。原本她觉得,“美人鱼”在水下的稳定性、动作衔接的流畅性、眼睛在水中睁开的适应性、还有憋气的时长都是无人在意的事情。直到一舞出圈,忽然有很多网友在微博下留言鼓励她。其中一条特别让她感动:“这些旁人看来无意义的事情,今晚惊艳了无数人。”

  何灏浩介绍说:练习水下舞蹈首先是要克服水流的阻力。在陆地上,谁都能轻轻松松站在原地转上几个圈,但在水下转个90度就非常难。更何况既然是舞蹈,手眼身法步一个都不能少,在《祈》中我的装扮其实参照了菩萨的造型,两只手要保持“清莲花手”的造型,一上一下很有古典韵味。在水下尝试不同的动作和不同动作间的衔接,要领在于减少不必要的碎动作,另外就是要看起来稳在池底。这并不是脚在池底全程不离地,人类都有飞翔的梦想,水下舞蹈的一大特点就是可以借助水的浮力,让演员悬停在水中,去展现类似“飞天”优美的舞姿。但当你想完成一连串的舞蹈动作,水的阻力又会成为必须克服的障碍。这除了需要相当的肢体力量,更要懂得在水中借力使力。

  舞蹈总是要美的,所以在水下舞蹈过程中必须做好表情管理,首先要能在水下睁开眼睛,尽量不眨眼。《祈》中我演的是一个女神,脸上更要表现出一种从容和娴静。这没有捷径可以走,只能熟能生巧。

  水下舞蹈有些动作需要配重。我不大喜欢配重,那样会使得舞蹈动作缺乏灵动感,但这次没办法,因为要做出“飞天”的动作,可人在水下无论如何是做不到平移的。工作人员在我身上绑上鱼线,牵引做出平移的姿态,鱼线勒得特别紧,伤痕好长时间也没消干净。而且这一次一些起跳和落地的动作必须上配重,反复几次后膝盖上也磕出了淤青。

  花样游泳的运动员为了防止呛水,一般都会在表演时佩戴鼻夹,我一般在水下舞蹈时不会戴。肺活量其实就是这么多年练习“生憋”出来的,从来没有专门测过。在水下只要不做“倒立”的动作就都还好,实在不行,呛了就呛了呗,大不了浮出水面缓口气(笑)。

  在水下时间太长了,以致于眼结膜充血。但是我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,一直都特别喜欢传统文化,能以一技之长还原千年前的中华精粹是我的荣幸。